首页 » 联盟声音

新中国经济金融70年|陈静:激情燃烧的金卡工程岁月

时间: 2019-07-12 18:18     浏览次数:128    来源:未知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70年初心不改,70年砥砺前行。70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新中国的经济金融事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在新中国成立后不长的时间里,我们建立起了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活力充分释放,创造了人类经济发展史上的奇迹。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们又开启了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征程。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本刊特开设“新中国经济金融70年”专栏,展示70年来新中国经济金融领域波澜壮阔的发展历程,谱写新时代经济金融事业改革创新的壮丽篇章!

作者|陈静「金融科技创新联盟指导委员会主任、中国互联网协会互联网金融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兼专家委主任、中国人民银行科技司原司长、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1993年启动的金卡工程是我国支付产业发展进程中具有重大意义的事件。它促进了银行卡的广泛应用,加快了金融信息化、现代化建设步伐,推动了金融改革与服务创新,对整个社会经济的进步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抚今追昔,作为当年金卡工程的见证人和参与者,每当回忆起这项对中国金融业和社会产生了深远影响的宏伟工程以及工作中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都禁不住心潮澎湃,感慨万千!
 

金卡工程应运而生

 

1993年6月,江泽民总书记在视察中国人民银行沙河清算中心时指出,要加快实现金融电子化,在全民推广使用信用卡,减少现金流通,服务社会与群众,也有利于反腐败。此后,作为我国金融信息化重要基础性工程的金卡工程正式启动。

 

1993年底,组织上将我从中国科学院成都计算机应用研究所所长岗位调到中国人民银行科技司任正局级副司长。当时,我国正处于经济高速增长和社会全面发展时期,对中央银行的监管和服务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人民银行的电子化、信息化建设任务十分紧迫和繁重。我刚一上任就接到两个重要任务:一个是中国现代化支付系统建设,另一个是金卡工程。

 

我初到人民银行,正好赶上了金卡工程启动,这项工作的直接领导是时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元。我刚一到任,陈元副行长就找我谈话,强调科技司的重点工作之一就是抓好金卡工程,这是落实中央精神的一项重要工作,是加快社会重点领域信息化建设的“三金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编者注:“三金工程”包括金桥工程、金卡工程、金关工程。金桥工程是指建立一个覆盖全国并与国务院各部委专用网连接的国家共用经济信息网;金卡工程是指以推广使用信息卡和现金卡为目标的货币电子化工程;金关工程是指国家外贸企业的信息系统实现联网)。1993年成立的国家金卡办公室由电子工业部牵头,中国人民银行是第一副组长单位,相关具体工作由科技司负责。我们与当时的电子部紧密配合,共同部署金卡工程的实施,做了大量工作,其中包括:明确十二个试点城市及试点工作;召开试点城市工作会议;克服各种困难,建立相关的工作机制、完善相关的工作机构等。

 

在金卡工程初期,部分商业银行的相关部门不理解:金卡工程本应属于银行卡的事,为何金卡办却设在电子部。在陈元副行长的直接领导下,我们专门召开会议,会下也做了大量工作,要求银行系统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部署,支持将金卡办放在电子部,在金卡工程领导小组的统一领导下,积极抓好银行卡的推广、应用工作,把金卡工程切实搞好。在随后的岁月中,我们与金卡办紧密合作,风雨同舟,共同努力奋斗。这是金卡工程最终顺利推进的重要经验。

 

精心制定银行卡标准

 

1993年金卡工程启动后,由人民银行牵头,组织商业银行在海南省进行IC卡多功能应用试点,开启了我国银行IC卡应用的探索。试点工作最初是发行具有社保医疗就诊付款功能的银行IC卡,此举可以缓解患者在医院使用现金的不便。

 

1994年10月,经陈元副行长批准,由我带队,人民银行组织主要商业银行科技部、银行卡部负责人共35人到泰国学习银行卡联网合作机制,随后到新加坡考察其“无现金社会”的规划和实施情况。1998年,由时任人民银行副行长尚福林带队,我任秘书长,组织一批商业银行的主管副行长访问比利时和法国。在法国重点考察了IC卡的发展和应用。在访欧回国后的总结会上,时任工商银行副行长李礼辉建议,由人民银行牵头制定中国的IC卡标准。此后,人民银行决定由科技司牵头,组织商业银行和有关单位抓紧制定我国的IC卡标准。经过艰苦努力,在1998年发布了“中国人民银行IC卡应用标准”(即PBOC 1.0标准)。这对推动中国IC卡的应用发挥了重要作用。后来,在我出席的一次国际金融会议上,中国的这种做法受到国外同行的高度肯定和赞扬。他们认为,由中央银行牵头制定本国的IC卡标准,中国是第一家。2000年,根据国际IC卡的最新发展趋势,人民银行又重新组织修订了标准,正式公布为PBOC 2.0标准。这为后来我国全面推广应用金融多功能IC卡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切实抓好银行卡联网通用

 

历任国务院领导都十分关心金卡工程。朱镕基总理曾明确批示:金卡工程“关键是联网通用”。这就为我们指明了工作方向。在其后的工作中,我们始终把金卡工程的重点聚焦于促进各发卡银行之间的联合。在银行卡推广初期,各银行为取得最大收益,都把POS机放置在大商场收银台上。比如,北京长安街沿线的一些大商场,各家银行的POS机重复摆放,有的收银台上竟然有十多个;与此同时,那些中小型商户的收银台却一个POS机都没有,用户无法刷卡支付。对这一现象,李岚清副总理等中央领导都很关注,明确要求改进。按照朱镕基总理关于“联网通用”的重要指示精神,人民银行做了大量深入细致的工作,提出明确的监管要求,积极协调商业银行之间的利益冲突,组织各行合理分配商户资源,很快取得了实效,POS机的布放面迅速扩大。

 

1998年,温家宝副总理到人民银行视察,并在百盛商场考察POS机摆放和应用情况。在听完人民银行的相关汇报后,温家宝副总理对加快金卡工程的实施作出了指示,提出要在全国100个城市推广银行卡,并在两年内实现银行卡结算金额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10%。由于当时全国零售业银行卡结算的平均水平只有3%左右,人民银行和商业银行都感觉压力很大。然而,经过各方的共同努力,一年半后,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银行卡结算占比很快就突破了10%,而且全国的整个进程也在大大加快。联网通用工作的展开,极大地提高了广大群众用卡的便捷性,使银行的金融服务水平也大幅改善。

 

积极筹建中国银联

 

随着金卡工程进展的深入,我们发现,完全依靠央行的行政监管职能推动银行卡联网通用是不行的。比如,联网通用涉及银行卡的跨行、跨地区信息交换,必须建立全国和地区的银行卡信息交换中心,制定相关的业务和技术标准,解决好发卡行、收单行、中介服务等参与主体的利益分配。我们向金卡工程领导小组组长、时任电子工业部部长胡启立以及金卡办主任张琪司长汇报了这些情况后,他们同意人民银行在金卡办之下成立“全国银行卡办公室”(简称“银行卡办”)。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机制完善。银行卡办成立后加大了联网通用的协调力度和推动力度,相关标准也陆续出台。

 

伴随银行卡业务和联网通用的迅猛发展,我们很快发现,光靠银行卡办这样的行政管理机构也不能适应要求。2001年,时任人民银行行长戴相龙指示改组中国银行业信息化领导小组。他亲任组长,人民银行分管科技的副行长肖刚任副组长,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招商银行的行长以及我作为小组成员,我还兼任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银行信息化领导小组成立以后,戴相龙行长主持召开了4次会议,全部议程都是研究部署如何加快推动金卡工程及银行卡应用。最重要的成果就是决定成立全国银行卡联合组织。该组织为独立法人,进行企业化运作,其主要职能是按照市场经济规律要求,加快推动银行卡联网通用及应用的发展。

 

随即人民银行成立了银行卡联合组织筹备领导小组。为加强与相关产业部门的合作,最初人民银行领导希望从信息产业部门挑选一位司局级领导来负责这项重任,让我去征求意见,后因有关人员未落实而作罢。研究讨论的最终结果是,招商银行常务副行长万建华任联合组织筹备领导小组组长。该筹备领导小组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工作。在确定全国银行卡联合组织的选址时,筹备领导小组提了三个方案,分别是深圳、上海和北京。当时我们可犯了愁!按常规,为了靠近人民银行总行,该机构总部理当设在北京。为此,我召集时任科技司副司长刘永春和有关人员进行了认真研究,从该组织未来发展大局出发,大家初步同意设在上海。我们把这个意见向肖刚副行长作了汇报并获赞同。最终人民银行决定将该联合组织设在上海,同时批准其名称为“中国银联”。在中国银联筹建过程中,我多次到上海,得到上海市委、市政府的巨大支持与帮助。中国银联的成立是我国支付产业乃至银行业发展历程中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事件,它整合了原来分散在全国各地的银行卡组织,从此实现了我国银行卡产业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统一管理和统一标准。如今,中国银联已与境内外两千多家机构展开广泛合作,银联网络遍布中国城乡,并已延伸至亚洲、欧洲、美洲、大洋洲、非洲170多个国家和地区。

 

在摸索中解决市场化问题

 

银联成立后,随即面临一项紧迫和复杂的工作:联网通用后的收费问题,即确定发卡行、收单行和中间服务组织之间的费率分配。为此,我们开了许多会,但一时也找不到令各方满意的解决方案。2003年“非典”时期,由于当时绝大部分医院尚不能用银行卡支付,使用现金结账不方便且容易感染病毒。时任人民银行副行长吴晓灵要求我们想办法尽快在医院内安装和使用POS机。可是公立医院的经费依靠财政拨款,捉襟见肘,而刷卡支付就要收手续费,医院不愿意负担。我们就与各发卡银行商量,能否暂免医院手续费。可是讨论中发现,问题并非如此简单。因为医院还分公立、私立、中外合资、外资等不同所有制形式,尤其是中外合资的医院,它们的营业利润是很可观的。最终我们讨论决定,国家公办医院暂时免收手续费。其他问题还有很多。比如,大型超市业务量大但利润率低,不到3%,如果用卡收1.5%手续费,大多数超市都不愿装POS机。与发卡机构商量后,决定手续费减半。但电器商城对此很有意见。它们认为,许多大型超市也卖电器,降低大型超市刷卡费率,对电器商城不公平。此外,一些餐厅有意见,并在中央电视台节目中公开抱怨,甚至还造成了一些风波,比如深圳、上海等地出现了个别罢市事件。

 

这些问题都是因为我们在银行卡联网通用初期缺乏经验所致。所幸人民银行各分支机构做了大量深入细致的工作,才让收费暂行办法得以顺利实施。我曾就此问题私下咨询过日本银联(JCB)和韩国相关机构的总裁,方知这个问题在日本和韩国也很棘手,它们的办法是分别与不同行业商定手续费,对外严格保密。

 

拓展银行卡应用功能

 

银行卡联网通用的基本问题解决后,我们开始积极探索银行卡应用中的各种创新。比如,设计符合中国实际的信用卡的密码制度。按照当时的国际惯例,信用卡是不设密码的,在研究“银行卡管理条例”时,我们一开始也打算跟着国际惯例走。后来考虑到中国国情,决定由各发卡银行自主选择信用卡是否设密码。后来我国所有的人民币信用卡都设立了密码。实践证明,这对保障信用卡的资金安全发挥了重要作用。其后一年左右,英国等发达经济体的中央银行也纷纷修改了规则,要求信用卡设立密码。

 

与支票相比,银行卡的一个重要缺陷是对第三方付款不方便。为了尽快弥补这个缺陷,中国银联成立后,积极拓展银行卡功能。在5个城市联合中小银行试点,在ATM上增加第三方转账功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